玫瑰醋

【原创】天行现事记01.5(番外设定+原著部分剧情)

第一章后半部分。
主霍游。
长篇。
新人入坑文,人物属于黑一姐,ooc属于我。
(第一章终于完了快夸我x)

Chapter 01  孽缘是斩不断的(下)

————————————————

“大哥,你这样不好吧……”青发独角的妖怪面色沉重的看着自家大哥的所作所为,担忧地说到。

“放心啦,没问题的,我觉得大哥的计划超级搞笑,啊不是,超级有创意啊!哈哈哈!”红发妖怪抱着装满包子的食物袋,坐在办公桌上狂笑着蹬腿,引得青发妖怪露出了些许不满之色。

“丹那……!”他低嚅的唤了一声,希望对方不要再笑大哥的举动了。

“不用担心啦,苍离。小浩贤肯定不会愿意穿的,然后他就会来找我,我就有更多机会理所应当的与他接触啦~”被两人称作大哥的紫发妖怪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反应,冲他们笑了下,贴完最后一张海报后,他坐进皮沙发里翘起二郎腿,满意的欣赏起自己装修好的办公室。“啊~能看到小浩贤生气的小脸真是太——幸福了!”

不,我是在关心你的生命安全问题啊大哥!苍离更加阴郁起来。

“……你们都知道的,何熙的计划。我倒是无所谓,我也相信你们能保护好自己,唯独小浩贤让我很是牵挂啊……”紫影放下二郎腿,揉了揉眉心后睁开眼睛,淡淡的笑容还挂在脸上眼中却多了一丝担忧,“还是先见见他,和他多相处一段时间吧。”

“可他有条黑龙做保镖啊。”苍离提醒到,尽管他知道不该在紫影面前提起那条黑龙,他知道紫影比他爱的人、比那条黑龙、比所有局外人都更清楚现实。

“……那又如何,”紫影站起身转身看向墙上那幅爱人的海报,眼神里竟多了份沧桑,“我对他的爱永远不会变的。”

苍离欲言却被一声巨响打断。“怎么回事啊?”丹那扶住身边的水杯,大叫到。

“好像有人强行进来了?”紫影望向办公室门口,“真讨厌呢,我刚把这里收购了就跑来捣乱。”

“大哥别担心,管他是人是妖,我去吃掉他!”丹那兴奋地从桌子上跳下来,眨眼间便跑到了门口,手刚触到门把上便被来人强势野蛮的开门方式一下子拍到了门后。

“恩?刚刚门后好像有东西?”墨律停顿在原地眨了眨眼,但这并没有妨碍到她接下来的行动,她看着屋内愣在原地的紫影和苍离深吸口气后就准备冲上去,却被随后跟来的霍琊拉住了。

“等一下,别太鲁莽。”霍琊严肃的说。跟在他身后的游浩贤哭笑不得,表示你也好不到哪去。

三人走进办公室后瞬间被里面的布局雷的外焦里嫩:办公桌上有一排游浩贤模样的小人偶和手办,办公室的三面墙壁上满是游浩贤的海报和照片,还有一面墙上是简笔画的用心形圈起来的紫影和游浩贤。整个办公室无不散发着痴汉的气息。

思想单纯的墨律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变态性,但她能感觉到这事是不对的。

“……”游浩贤断片中。

砰!

一股水流袭向紫发男子,被他躲开后击到了他身后的墙上,随即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霍琊冷冷的向前迈出一步,手侧的水流不断运动着散发出染上怒意的威压:“你这家伙,果然是个变态!”
 
“紫……魅?”游浩贤缓过神来,望着那只微笑着的妖怪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熟悉,回想起过去,他愣愣的吟出了一个名字。霍琊则微微侧过头,看到他不可置信的表情后心中不由起了怀疑。

“呀!小浩贤你还记得我呀!”紫影开心的笑起来,眼睛瞬间发光,丝毫不在意霍琊刚刚那一击示意的威胁和墨律警惕的目光,他高兴的扑了上去。游浩贤欲向后退,终是躲闪不及,被紫影抱在了怀里。“小浩贤,以后我就是天行咖啡连锁店的董事长啦,兼任这家分店的店长,也就是你的新上司啦,请继续在这里加油吧!”

“他不会再在这里工作的。”霍琊咬着牙抓住紫影的衣领往后拉,墨律也凑过来拽着企图将他俩分开,无奈紫影死死地抱着游浩贤怎么都不松手。

“那个,黑龙霍琊先生吧,”感受到霍琊可能要打自家大哥的苍离无奈的上前解释到,“不好意思,我家大哥太久没见到游浩贤先生了,所以有点激动,请不要介意……打起来的话不是很麻烦吗,很麻烦吧,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啊,因为麻烦啊……”

“可是他要游浩贤穿这个来工作!”墨律把工作服扔到苍离怀里,“我不会让游浩贤裸奔的。”

裸奔?裸奔是什么鬼?这不是有衣服吗?等等,这衣服怎的如此轻薄?苍离狐疑的展开怀里的黑布。

“……”苍离脸色越发不好了。门后走出的丹那看到那个黑色围裙就是新制服后又狂笑起来。

“怎么样?小浩贤喜欢吧?”紫影开心的在游浩贤脸上蹭了蹭,推不开他的游浩贤欲哭无泪,看着新制服又更加无语了。

“大哥,你……”苍离欲言又止,虽然是被人类造出来的四凶之一,但他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妖怪,平时裹得严严实实的,还要戴上卫衣帽,让他那本就苍白的脸添了不少阴郁。可对方是自己无比崇拜、誓死追随的大哥啊,自己总不好去教育吧?

紫影对游浩贤爱的深沉,也总会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苍离都明白,但那都还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如此脱线不合常理的举措……对不起,我自己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再看看游浩贤的两位气势汹汹的打手,苍离捂住胸口,几近吐血:这事真麻烦了。

“……”紫影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望了霍琊一眼,对方毫不客气的回了一记眼刀,眼神里还不断的宣誓着主权:你怀里的那只游耗子,是,我,的!识相的话赶紧把你的脏爪子撒开!

再看看游浩贤望着霍琊不自在的笑脸,紫影松开他,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霍琊走到游浩贤前面,防止紫影再度扑上来,而且紫影刚刚瞅他时的表情里混杂着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这让霍琊感觉非常不好,他不禁又护了护身后的游浩贤,冷冷的补上一句警告,“别想想打他的坏主意。”

“诶呀,我就是开个玩笑啦~”紫影耸了耸肩,微微眯起眼睛,“小浩贤当然不能穿这种东西来上班啦,按合曦国的法律的话,这也是不行哒~”

“哪有开这种玩笑的,你果然就是变态。”墨律皱着眉,认真的活动了一下手腕确认自己随时都可以全力出拳。

“当然不是,”紫影笑得竟有些邪魅,他粉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游浩贤,“只是受我的上头之托,最快的见我最爱的小浩贤一面~”

“毕竟我们有六年没有见面了呢,是吧,小浩贤~”

六年?霍琊瞪大了眼睛,五年前他才与游浩贤重逢,也就是说与自己分别的五年时间里,游浩贤一直是与这个妖怪在一起的?!而且居然还是和这种变态痴汉在一起了五年?!

就算自己和游浩贤已亲如情侣,但毕竟都没戳破那层关系,如今有别的妖怪先自己一步向游浩贤表(示)白(爱),霍琊心里有些不舒服。

霍琊吃醋不代表游浩贤抓不住重点,“上头之托”四字一击一击打在他心上,他微微抬头望了望面前背对自己的黑龙,声音挂上了一丝颤抖,攥紧的右手渗了出汗:“紫魅……”

————————————————————————————————
 
“小浩贤要是愿意喜欢那套的话,明天穿过来上班也可以的哦~”紫影在店门后夸张的冲游浩贤挥手作别,身后的苍离心疼的望着被墨律强拆了的红木门,在丹那吃掉之前用结界护住这几块可怜的木板。

“他明天不来上班!”霍琊愤愤的回到。

“那都要让小浩贤自己决定呢!”紫影眯起眼睛笑起来,“我相信小浩贤很会衡量优劣好坏,他一定会来的哦!”

“哼。”霍琊转过身去不再回话,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什么衡量优劣好坏?衡量谁?非要说优劣好坏的话,自己绝对比起那个紫毛变态优秀吧。

墨律倒是觉得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用再担心游浩贤明天会不会裸奔的问题了。

但现在她开始担心奏。紫影为了阻止墨律揍他拿奏当了挡箭牌,在墨律拳头快要落下的时候喊到:“我是奏的监护人啊!”

……

……

果然还是很担心!!!在紫影的影响下奏会不会也变成变态啊?!要不和游浩贤商量一下让奏来我们家吧?!可是为了供我读高中,游浩贤和霍琊每天都要辛苦的打工,奏要是来的话,他们的负担不是更重了吗。

挺好一阳光少年,唉。墨律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名为同情的情感。

游浩贤不知道最后他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路上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而尾随在后的霍琊眉头越发紧锁。

到家后,游浩贤依旧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霍琊在墨律面前不好发问,好不容易等到墨律回房睡觉了,霍琊果断的提着愣神的游浩贤进了卧室,哐嚓一下关上门再吧嗒一下扣上了锁,动作一气呵成。“说吧,怎么了?”霍琊靠在门上双手插兜随意的的站着。

“……”游浩贤抬眼盯着霍琊,表情严肃,“霍琊……”

“恩?”闷哼一声。

“我在想……”游浩贤语速缓慢,仿佛在斟酌什么,霍琊聚精会神,身体不由得向前倾去。

“这个月还剩几天了我此时辞职拿不到出勤奖金是不是特别亏?”游浩贤笑着挠挠头。

“……………………游耗子。”

“唔噫?!霍琊!冷静!你的气场都黑了?!”

“我当初就该剁了你去填海!”

“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墨律躺在床上一脸冷漠的听着隔壁房间传来的某耗子的哀嚎声,然后把头闷进被子里:我还没睡着呢你们俩知道吗。

————————————————

初夏的夜晚还是很有些冷的,提早来临的、此起彼伏的蝉鸣声混合着夜风掠过树叶奏起的沙沙声,挠的人心头发痒、躁动不安。游浩贤从沙发上坐起来明显感觉到今夜自己可能睡不着了。
 
当然睡不着了吧,无论是谁,只要站在他的立场角度上都做不到的,尤其是看了那张字条后。游浩贤回忆起那张字条,它是紫影抱住游浩贤后迅速塞到他右手里的。在听紫影说到“上头之托”后,游浩贤根本就不想猜测字条上写了啥:一定,绝对,百分之百,不是好消息!

也确实如他所想。回家后他借去厕所的机会稍稍阅了字条,虽然上面只有三个字,却让他马上做出了选择——紫影说的没错,我必须留下来。

当他把这个决定告诉霍琊后,两人便吵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霍琊就是不想让他再去那家天行执事咖啡馆工作了,而且态度非常坚定,这让游浩贤很吃惊。

现在冷静下来后想了想,那条感情单纯的黑龙八成是吃醋了吧?以为我不辞职是为了紫魅,唉明明最开始还撒谎是因为工资的问题来着,完全没效果啊。游浩贤笑着摇了摇头,也多亏霍琊错了重点,不然一定会怀疑的。

霍琊,对不起。因为我不知道的事情也有很多,我不确定这些事情的影响……我只知道我的结局一定是坏的。

……霍琊现在应该也没睡吧?毕竟刚吵了一架,而且到最后我都没妥协,还让他离开房间来着,结果他居然说床是他买的他就要睡,在某些方面还真是意外的小孩子气啊,不过按龙族的年龄来算,他确实是小孩子啊,不过是和我定了契约后快速长高了而已。游浩贤脑内突然闪过相遇时的片段,心里暖暖的,想笑却又瞬间被不安包裹起来。

游浩贤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告诉自己没问题,鼓励自己一定能解决好这一切的。他已经构思好未来的计划了——能够摧毁那个人的计划的计划。

所以,抓紧享受和霍琊一起生活的时间吧。

初夏的夜晚真的有点凉的,是不是昨天还下过雨的原因?刚刚走的急,也没有拿小被单,游浩贤开始思念卧室的床了,他在沙发上缩成一团:“我太冲动了,居然真的跑出来睡沙发了,啊啊有点冷……”
 
所以那个家伙真的让我睡沙发了?!

游浩贤猛地坐起,愤愤的望向紧闭着的卧室门。

可恶之前说好的一起努力谁让你要用你家的钱买这套房子的!行你的床你的床!青帝皇族了不起啊现在不照样是合曦国的子民降级为青帝族了吗!早知道当时就不去青帝国的区域了!

等等,不行!我怎么能真在这里睡?!床是霍琊买的,可床单被罩都是我洗的我怎么不能睡了?!

强行说服了自己的游浩贤唰的站起,本想大踏步气势汹汹的回床但考虑到小律在睡觉还是选择了稍稍挪到卧室门口。

轻轻打开一条门缝,好黑,看来霍琊已经睡了。游浩贤轻呼一口气慢慢推开门。

“冷了?”黑暗里突然传来问句把游浩贤吓了一跳,好在他迅速的反应过来是霍琊的声音才没叫出声来。

这下如何是好,本想趁霍琊睡着稍稍跑回床上睡,等明早醒了扯谎说自己梦游啥啥啥的。现在……好尴尬啊~游浩贤心里尴尬的做了个耸肩。

“上来吧,别冻感冒了。”不然你又得心疼医药费。霍琊腹诽,自从游耗子发誓生活要靠自己以后确实比以前勤奋不少,白天坚持打工晚上还兼职写手,但也变得抠门起来,纵然管一家三口的财政也不容易,可也不至于和自己过不去啊。到最后反而把省下的钱花药费上了,不知道这家伙受过高智商教育的意义在哪里。

当然,霍琊不知道的是,游浩贤在认识他之前过的一直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缺玩不缺花、出行前后护卫十几个的少爷生活。

毕竟是未来的人类领袖。

有了霍琊的招呼,游浩贤脸皮厚起来,胆也肥了不少,噔噔跑过去钻进了被窝:霍琊主动说话且语调正常!没毛病了!
 
“……”

“嘿嘿……”对方没再说话,游浩贤只好装傻嘿嘿笑着。

“就是不肯说?”平淡的语气。

“我说你怎么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啊,”游浩贤无奈,“那个紫魅是我以前认识的,那时候她还是妹子模样,谁知道现在咋进化成基,啊不,汉子了。”

“他帮了我挺多的,就是有点偏执了,不过这也和我有点关系吧~他是挺欠揍的但也算是个好妖怪。”

“所以?”继续等待下文,霍琊的声音中又带上了些许愠怒,肯定是不满于游浩贤对那妖的夸赞。游浩贤能想象到他的眉毛皱的都快打结了。这条吃醋的龙。

但是,得止住这个话题才行……没办法了!

“所以,我不想提到我师父这个话题咱们就此为止吧。”游浩贤把头闷进了被窝。关键时候还是得把那个男人搬出来才能堵住霍琊的逼问,因为霍琊深知那个男人给游浩贤造成的已有的和未达的伤害。

游浩贤为何发色为枯草色而不似其他人类呈黑色或棕色?

为何放弃人类未来首领身份选择在这个城市里辛苦打工过普通人的生活?

霍琊都是知道的。

所以霍琊没再问下去,反而为和自己分离十年的游浩贤捏了把汗——何熙是什么人,霍琊很清楚。游浩贤能从何熙掌控下全身而退再次回到自己身边,已是不易。既然如此,那先且放过吧,紫魅那边自己可以盯紧点,量那家伙也不敢对游浩贤做一些非礼的事情。

“睡吧。”霍琊轻声说,折腾了一晚上(虽然主要是他的原因),两人都已是身心俱疲。他把身边那人的被子往下拉了拉,让那个人类露出头来而不再闷在被窝里。

“恩。”游浩贤往霍琊身边靠了靠。

霍琊觉得虽然出现了点插曲,但以后的生活都会如今夜一般再次归于平静,未来依旧会是平淡而温暖的。可是,从紫影往游浩贤手中塞入字条的那一刻起,和平而又虚假的现实就要被打破了,无数人的命运被系在了一起,大家珍视的缘分将为自己、为他人带来痛心的伤害。

一切由人类制造出的孽缘,已经开始浮出水面。

(Chapter 01  完  TBC)

————————————————————————————————
苍离:大哥,游浩贤他还是叫你紫魅……

紫影:啊是呢,我忘了告诉小浩贤他可以叫这个形态的我为紫影了。哎呀~小浩贤会不会又想起以前那些不好的事了啊。(碎碎念)

苍离(心声):紫魅这个名字配上大哥你现在的形态显得更像基佬了大哥你知道吗?(虽然本来就是x)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