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醋

【原创】天行现事记00(番外世界观+原作部分剧情)

阅前说明:
cp都是官配,主霍游。
第0章算是个引子,到后面才会揭晓,前面剧情属于日常向傻白甜。本文走先糖后刀最后再糖的套路x
ooc的话请提出来,我会考虑重写的。

————————————————————
Chapter 00  「罪」

铁门猛地被拉开,缩在墙角的人不由被金属摩擦出的刺耳的声音吓了一跳,走廊里黯淡的灯光随着一股冷风闯入昏黑的房间里,让那人打了个哆嗦的同时努力适应不强但对他来说却是刺眼的光明,他虚起眼睛看不清来人,可他猜的出,虚弱的喊出了来人的名字。

“……霍琊……”游浩贤弱弱的喊了一声。与其说是在喊对方倒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游浩贤苦笑一下,这几天自己确实是拿这种音调和自己说话的。

因为寂寞的发慌。

自己被霍琊关在这里几天了?游浩贤不知道,反正醒来后他就已经在这个无光的房间里了。经过在黑暗中的反复摸索,游浩贤大概知道了自己的现况,他现在所在的房间没有窗户,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扇冰冷的铁门,他被关起来了,被自己最爱的人。

一直被关在黑暗之中,也就不知道时间,游浩贤不记得肚子最后一次传达饥饿指令是什么时候,反正他忍受过最后一次肚痛以后已经完全没有一丝进食的欲望了。胃大概是饿坏了吧,本身胃就不好来着。游浩贤无力的坐在那里,下意识的更向里缩了缩,但这完全是无用之功——他已经完全靠在墙角上了。

霍琊大概还不想我死,游浩贤听着天花板处的排风口运作时嗡嗡的声响时是这么想的,但明知我胃不好还要饿我,霍琊这到底是想我活还是想我死?还是说想让我半死不活?

“霍琊?”见来人没有动静,游浩贤以为霍琊是没听见自己在喊他于是提高音量又喊了一声。

终于,霍琊快步走过来并轻松的抱起了游浩贤,熟悉的嗓音响起,其间却夹杂上了一丝不明之意:“怎么在这里缩着,那不是有床吗。”

冰冷在一如既往的平淡语调里瞬间爆炸开来,关心的话语怎么听都像是审问,散发着异常气场的霍琊令游浩贤不由得心底发毛。

“啊!”游浩贤被猛地丢在床上,一声惊呼从嘴角漏出。突如其来的大动作令他脑袋里面的一切都旋转了起来。想想霍琊可能还在生气,游浩贤顾不得缓冲那令人难受的眩晕感,马上就开口解释,“霍琊,你听我说,我不是有意要骗你,我没想要离……”

霍琊的左手紧紧捂住了游浩贤的嘴,后者讶异的望着他,怕是未能接受他现在的举动:毕竟这可是霍琊他第一次不想听游浩贤说话,并用粗暴的方法打断。

游浩贤躺在床上,霍琊趁他无力坐起便顺势压了上来。两人凑的很近,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霍琊张口,笑着露出了危险的虎牙。

“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啊,我会好好听,但是现在不行,以后也不行。”霍琊在游浩贤耳边轻轻说到,“只有过去的我才会愿意听你说话。”

游浩贤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欲言却无法出声:捂住他嘴的那只手力量明显在加大。游浩贤觉得呼吸开始困难了起来。

“你真让人为难。”霍琊继续说到,游浩贤明显感觉到霍琊吞吐出的湿热气息在他颈边肆无忌惮:“我该怎样才能让你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啊?”

“真要让我打断你的双腿吗?恩?”

游浩贤开始挣扎,身上的这个人散发出了危险的气息,自己也因此而毛骨悚然,他突然察觉这个情况的似曾相识,也终于明白霍琊如此对他不是霍琊变了,而且霍琊的蛟毒犯了。

不,变化还是有的,霍琊是个温柔的人,但这不代表他会是个不生气的老好人,他刚刚抛出的那些残忍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明——霍琊真的生气了,而且对游浩贤产生了恨意。

放在平时或许还不会有大问题,但现在霍琊的蛟毒犯了啊,再这样下去的话,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几年前他和霍琊还是少年时也有过这种事,当时有缘在身边生产草药的情况下自己都昏迷了好几天,现在这种情况,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游浩贤拼命挣扎,扭动身体企图挣脱霍琊的束缚。无奈他本来力气就没有霍琊大,再加之身体无力,他的挣扎基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唔!”

霍琊在游浩贤的脖颈处狠狠咬下,痛的游浩贤大叫起来,声音被手掌阻隔只得混杂着痛苦被硬生生咽下去,血液被残忍的抽走时带来的酥麻感和痛感鞭挞着游浩贤的每一根神经,他闭上眼睛,生理性的泪水滑了下去,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

(TBC)

评论(3)

热度(30)